關閉
“七一勳章”獲得者|治沙英雄石光銀:幹成治沙一件事,就算沒白活
發表時間:2021-07-07來源:新華社

  新華社西安7月6日電(記者吳鴻波、付瑞霞)6月29日上午,人民大會堂金色大廳,石光銀緩步走上領獎台,在雄壯的《忠誠讚歌》樂曲聲中戴上代表黨內最高榮譽的“七一勳章”。

  “石光銀,治沙造林事業的模範代表,40多年堅持與荒沙鹼灘不屈抗爭,創造治沙與致富相結合的新模式,為徹底改變毛烏素沙漠南緣‘沙進人退’惡劣環境作出傑出貢獻。”這簡短的出場介紹,讓更多的人記住了這副寬厚的肩膀扛起來的不凡事業,也為“治沙人”的故事寫下梗概。

  荒沙不治 窮根難除

  【中通快遞香港查詢】

  一場盛夏的雨洗淨了陝西定邊縣的天空,石光銀帶着孫子石健陽走在自己親手栽下的樟子松林帶間,分辨不清的鳥鳴奏響清晨的狂歡,松針仍舊掛着前夜的雨滴……眼前這片6000多畝的綠洲有個令人生畏的名字——“狼窩沙”。30多年前,這裏的自然環境和它的名字一樣險惡,沙丘縱橫,狂風肆虐,流沙隨時都能威脅人的生存空間。

石光銀在自己最早治理的“狼窩沙”林地裏(2020年5月30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劉瀟攝

  生於毛烏素沙漠南緣的石光銀自小吃盡了風沙的苦,“一年一場風,從春刮到冬”,四季黃沙漫天成為當地羣眾的夢魘。為了躲避流沙侵害,石光銀的父親曾舉家搬遷9次。

  【中通快遞香港查詢】

  風沙填滿了石光銀的童年記憶,成為那個年代定邊人難言的苦楚,“地炕爛草棚,四季冒黃風,糠菜填肚皮,十户九家窮”,這是當時毛烏素沙地邊緣羣眾生活的真實寫照。“一陣風颳過來,沙子就上了房梁,昨天還高高的麥子被埋得什麼也不剩了,那樣的環境一畝地只能產一二百斤糧。”石光銀回憶道。

  當地資料顯示,在1949年前的100年間,榆林沙區已有210萬畝農田、牧場被流沙吞沒,剩下的145萬畝農田也被沙丘包圍,1949年6月時,榆林林草覆蓋率僅有1.8%。

  沙進人退局面持續惡化,連片的“不毛之地”嚴重製約當地羣眾生產生活,“不給大家把沙治住,這個地方的窮根兒就拔不了,我那個時候下定決心,以後就幹治沙這一件事。”石光銀説。

  戰天鬥地 大漠傳奇

  【中通快遞香港查詢】

  至暗時刻,往往有勇士前行。

  當選海子梁公社圪塔套村小隊長後,石光銀帶領羣眾植樹造林,經過三年苦戰,成功造林1.4萬畝,使海子梁有了第一片綠洲。

  1984年,石光銀積極響應黨中央號召,成立了全國第一個農民股份治沙公司——新興林牧場,承包荒沙3000多畝,賣掉了家裏的84只羊和一頭騾子,帶上幾户村民幹起了戰天鬥地的治沙事業。天公作美,這一年的雨水給石光銀幫了大忙,栽下的樹苗成活率很高。

  喜人的變化鼓舞了石光銀的鬥志。1985年,他再次立下軍令狀,要承包治理5萬餘畝荒沙。站在一望無際的沙海邊,不少人擔心他的諾言難以實現,這裏何曾見過一棵樹?可是話已經説出口,不幹不行,鄉親們口中的那個“石瘋子”翻身騎上騾子,裹着草籽走進沙窩窩。

  【中通快遞香港查詢】

  在承包的沙地中,佔地6000多畝的“狼窩沙”最難馴服,這裏沙梁挨着沙梁,常年大風不斷。1986年,石光銀領着上百號人,在“狼窩沙”一紮就是幾十天。餓了就掰塊玉米饃,渴了就舀點沙糊糊水,困了就在茅草菴子眯一覺,樹苗全靠人一捆一捆背進沙窩,而幾場大風過後,剛栽的樹苗幾乎全部被毀。

  因為缺乏經驗,頭兩年栽下的樹苗成活率不到30%,苦沒少吃,樹卻不見活多少。“當時很多人都不幹了,我想治沙不能蠻幹,於是就跑去問專家,看看人家怎麼種樹。”石光銀説。問了林業專家後石光銀才知道之前的治沙方法並不科學,只有喬木、灌木結合栽種才能起到防風固沙的作用。

  第三年春天,石光銀帶着羣眾再戰“狼窩沙”,藉助“障蔽治沙法”搭設了800餘公里的沙障,兇猛的流沙終於得以鞏固,九成樹苗都活了下來。

  造林一生 福廕一方

  【中通快遞香港查詢】

  “狼窩沙”的名字留了下來,和石光銀栽下的樹一起成為那段歲月的見證。

  如今,這裏成了毛烏素沙漠邊緣牢固的生態屏障。30多年間,石光銀在25萬畝荒沙、鹼灘上植樹5300多萬株(叢),反覆造林面積達35萬畝,徹底改變了當地“沙進人退”的歷史。

石光銀在自己最早治理的“狼窩沙”林地裏(2020年5月30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劉瀟攝

  漫步林間,腳下的沙土柔軟濕潤。石光銀蹲下來,搓起一把青苔,樂呵呵地科普道:“這就是植被良好的表現,就是這個東西把沙子變成了土,沙子才不會流動。”

  固沙,已是一個久遠的話題。生態恢復,成了石光銀永恆的夢想。

  進入新世紀之後,石光銀意識到當年栽種的灌木林壽命短、經濟價值小、觀賞性差,粗放造林的生態效益和經濟效益不夠顯著,低產林改造成為他新的計劃,通過不斷改良,以樟子松為主的優質樹種已達100多萬株。“林子的生態效益好了,經濟效益就上來了,致富不再是一句空話。”石光銀説。

  如今,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治沙公司仍在探索林下經濟發展的前景,按照“治理荒沙,開發利用荒沙”的發展戰略,走“公司+農户+基地”的路子,把治沙與致富緊密結合起來。在他的帶動下,當地先後開辦百頭肉牛示範牧場、3000噸安全飼料加工廠、千畝樟子松育苗基地、千畝脱毒馬鈴薯良種繁育基地、千畝辣椒種植基地和5萬畝生態林等十多項經濟實體,惠及農户1000多户,使沙區羣眾年人均收入過萬元。

  石光銀(左)在自己公司下轄的馬鈴薯良種繁育基地裏查看馬鈴薯苗的栽種情況(2020年5月30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劉瀟攝

  【中通快遞香港查詢】

  “種樹和培養娃娃是一樣的,要精心呵護才能成材。”樹蔭下,石光銀悉心地把造林的經驗一點一點傳給孫子石健陽。他攢了多半輩子的心得成為孫子學習林業知識的“傳家寶”,25歲的石健陽高中畢業後選擇了林業技術專業,已成長為懂得林業科技的第三代治沙人。

  “作為一名年輕黨員,我想把學到的林草專業知識和高新技術帶回這片土地,不光要把生態變好,還要發展好林下經濟產業鏈。”石健陽説。

  爺孫倆並肩,那片沙地,已經草木繁盛;那股幹勁,在年輕的血液裏更加熾熱。  

責任編輯:梁 海燕
【中通快遞香港查詢】
  1. 字號加大
  2. 字號減小
  3. 打印